常德不锈钢之家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

发布时间:2017-02-14 | 作者:admin | 点击:
   
    此外,特朗普团队在近期的对外表态中提到了针对外国输美商品普遍征收5%的关税的想法。特朗普政府甫一上任就采取“惹众怒”的贸易限制措施,恐怕不是一个理性政府的首选。即使美国行政当局准备采取这样的措施,政策从提议到审议通过,再到具体实施落地,其间的周期之长、程序之慢、环节之多也会将这一措施带给特朗普政府的“社会效益”和“政治效益”大打折扣!
 
    那么,针对所谓的“中国产能过剩产品”的对美出口,美国新一届政府可能会进一步采取哪些贸易限制措施呢?
 
    比如征收特别关税。笔者在上期的专栏文章中已提及,依据美国法律给予的总统授权,对来自中国的“产能过剩产品”采取征收不超过15%、最长150天的惩罚性关税看似“轻而易举”,可实施这项限制措施的前提条件却是十分严苛的,尤其是必须基于国内调查机关出具的确定性调查报告结论才能作出!而这些报告本身的说服力和可信度还要经得起拟采取措施所指向的国家依据世界贸易组织法律规则进行的检验和评判。否则,诉诸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后被裁定败诉,只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比如采取数量限制,也就是“保障措施”或者进口配额政策。中国输美的所谓“产能过剩产品”中,很多具体的产品类别在美国国内已经不再生产或者生产数量完全不能满足国内消费需求了。在这种情况下实施数量限制政策只会给美国消费者带来重压,并不利于国内经济的复苏!最为关键的是,美国政府提起保障措施调查或采取配额限制政策需要先由美国国内产业以“短时间内进口数量激增”为由提起请求。可是,哪里去找这个提出请求的产业代表呢?消费者代表第一时间跳出来反对的声音,难道美国贸易管理部门会置之不理吗?
 
    再比如采取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措施。美国从未轻视过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措施对限制中国产品进口的意义。但是,调查周期长、针对的产品种类有限、需要国内产业配合、满足基本立案条件高等种种因素的叠加也让美国政府大面积、大范围实施这两个措施存在着技术上的多个障碍和难点。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中国钢铁产业的发展立足于满足内需,只有很少一部分用于出口。2016年前10个月,中国出口钢材9262.6万吨,同比仅增长0.5%;进口钢材1090.5万吨,同比增长2.1%;排在中国钢材出口量前6位国家是韩国、越南、菲律宾、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占总出口量的比重为44.1%。显然,特朗普夸大了中国钢铁产品对美国市场的负面影响。
 
在总统竞选中,特朗普表示,钢铁等中国产能过剩产品出口对全球市场造成了扭曲和破坏效应,更对美国的钢铁制造业复苏带来了严重打击。他当选后会对包括钢铁产品在内的中国产能过剩产品的出口予以严厉限制。令人关注的是,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班底中的商务部长和贸易谈判代表都是钢铁贸易保护的“行家”。所以,特朗普政府在未来拿中国的钢铁、陶瓷、铝制品、光伏太阳能等出口数量大且已经被贴上“产能过剩”标签的产品“出气”应当不会是小概率事件。因为这样做既能兑现自己竞选时的承诺,也能安抚美国国内产业,还能给投票支持自己的产业工人一个“交代”。
 
 
 
    正如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去年12月所说,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起源于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导致的需求不振,这是一个全球钢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各国应当共同面对、共同努力加以解决,而不是仅仅盯住中国。说到底,美国国内消费者对包括钢铁产品在内的中国所谓“产能过剩产品”的进口基于产业间的差异性和互补性,源于自身的需求,本质上是市场行为,简单地依靠外在的手段予以限制对于美国来说得不偿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并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